7459生财有道图库,7459生财有道图库l,曾道人论坛,33346k.com——西华县周边事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星声星语 >

星声星语

刘亚楼病逝前曾3次带家人探望病逝后由他担任追悼会主持

发布日期:2021-11-25 18:32   来源:未知   阅读:

  俗话说得好:“一个篱笆三个桩,一个好汉三个帮”,纵观古今中外,没有一位名人是完全依靠自身取得成功的,他们的身边必然有着一些“良师益友”或“得力帮手”。

  是我国开国十大元帅中最富有传奇色彩的一人,他之所以能为共和国立下赫赫战功,并被后人奉为“战神”,除了自身极高的军事天才外,与其身边或手下的一些得力将领的帮助也是分不开的。

  说到的得力干将,最出名的应该是素有“四大金刚”之称的黄永胜、吴法宪、李作鹏、邱会作四人,其实在这四人之外,有一人才是真正最器重也是最得意的下属,他就是刘亚楼,我国开国上将之一,同时也是新中国第一任空军司令。

  大家都知道在军队中是最容易产生铁一般的友谊的,这种在生死相依的战场上培养出的战友情也是最牢固的,和刘亚楼同为工农红军的一员,两人的上下级关系及牢固的战友关系都是在井冈山时期建立起来的。

  1910年,刘亚楼出生于福建的一个贫苦农民家庭,他的身世十分悲惨,母亲在生下他之后便去世了,亲生父亲看着一贫如洗的家里,自感养活不起这个小子,便将他过继给了自己的好友刘德香。

  可是刘亚楼也是幸运的,他的养父没有因为刘亚楼并非亲生就不重视他,相反,由于刘亚楼自幼就表现出了极高的学习天赋和聪明的头脑,刘德香决定省吃俭用甚至不让自己的亲生孩子上学以此来供刘亚楼读书。

  拥有了读书机会的刘亚楼从此人生就大不相同了,在学校里他获得了先进的理论知识同时也接受了进步的革命思想,他立志改变中国贫困的现状,投身中国的革命。

  1929年8月,19岁的刘亚楼正式加入中国,9月,他加入中国工农红军开始了自己的戎马生涯。

  一开始他被任命为闽西游击队班长后升任排长,他在游击队中表现出了极高的军事天赋,常常想出一些极为大胆却又十分有用的点子,再加上其作战勇敢、不怕牺牲,因此出色地完成了许多上级交待的任务,他也因此被战友们成为“精灵兵”。

  1929年12月,仅仅参军三个月却表现优异的刘亚楼获得了进入红4军随营学校学习的机会,这是刘亚楼人生的一个重要转折点,在这里他遇到了虽然只比他大三岁但早已是红4军重要领导人的。

  1930年在红四军随营学校完成学习的刘亚楼被任命为红12军连长、第4军第3纵队任第8支队政治委员等职位,并随军参加了文家市、第二次攻打长沙和吉安等战斗。

  刘亚楼在这几次战斗表现优异,他常常身先士卒,率领部下如同一把尖刀插入敌军腹地,也正因如此,他得到了此时已经担任红四军军长的的赏识。

  据说第一次见到刘亚楼便起了爱才之心,他摸了一下刘亚楼的头然后说道:“20岁就当营长,很不错。”刘亚楼则一点也不畏惧这个仅仅大自己三岁的军长,大大方方回应道:“你才23,就是军长了!”

  原来刘亚楼一直把这个只大自己三岁,职位却高自己很多级的小首长视为榜样和前进的动力,事实同样如此,短短几年之后,刘亚楼便升为师级干部,同样展现出了不输他人的少年英才!

  此后的对刘亚楼是越发的重视了,试问这样文武双全、说话中听、年龄也和自己相仿的人才又怎么能不喜爱呢?

  每当要处理一些大大小小的会议时,他总会带着刘亚楼一同出席,把刘亚楼当做助手使用,每次散会之后,还会专门给刘亚楼说一说会议中的一些重点要点,在作战中也会经常和刘亚楼讨论作战策略和方法。

  在这个军事天才的教导下,这一时期刘亚楼的军事能力和政治素养都得到了极大的提升,同时刘亚楼也作为的左膀右臂每次都能在战斗中出色地完成布置的任务,也越来越放心把一些难度大的任务都交给这个年轻人去完成。

  就这样林刘两位军事天才惺惺相惜,在生死与共、同命相连的战场上积累下了深厚的友谊和革命情感,信任刘亚楼、刘亚楼同样愿意追随,两人一上一下、一策划一执行共同打出了红军的赫赫威名。

  1934年末,工农红军两万五千里长征开始,长征路上艰险无数,面对的敌人也是无数,但每次有了硬仗大仗,毛主席总是喜欢任命去完成,而又喜欢布置重要任务给刘亚楼去执行,林刘二人相互配合打出了四渡赤水、飞夺泸定桥等经典战役战斗。

  长征胜利后,党在延安设立了抗日军政大学,就如同国民大革命时期的黄埔军校一般,抗日军政大学是我党我军培养人才的摇篮,其重要地位可想而知。

  深受毛主席喜爱和信任的担任了抗日军政大学的第一任校长,上任后又马上举荐刘亚楼担任了抗日军政大学训练部部长,后来还升任了副校长,可见对刘亚楼之重视。

  抗日战争爆发后,作为我军三大主力师之115师师长,率军取得了平型关大捷等胜利,一时间风光无二,奈何因友军误伤被迫转移到苏联养伤。

  而此时的刘亚楼则继续任职抗大,为我军培养了大量优秀军政干部,1939年苏联最高军事学府伏龙芝军事学院给了中共几个学习的名额,在当时来说能够去苏联留学的员无一不受到重用,能前往伏龙芝军事学院学习的军事干部日后更是前途无可限量。

  为此远在苏联养伤的极力举荐当时资历还不太够的刘亚楼前去学习,党中央同意了这一请求。

  刘亚楼也没有辜负和党中央的信任,从来没有上过大学的他仅用了短短几个月便把俄语学会了,之后的几年在伏龙芝学院他学习到了几乎在当时全世界最先进、最系统的军事作战理论,极大地丰富了他的知识体系、拓展了他的眼界。

  在苏联的几年,刘亚楼和的关系也得到了维系和提升,在学习之余,刘亚楼经常前往的住处和这位“老首长”叙旧并探讨当时国际和国内的局势。

  1941年苏德战争爆发,当时的共产国际领导人经常会举行第三国际军事领导人集会,出席会议的人会讨论一些关于苏德战争及具体战役的看法,和刘亚楼便经常出席这些会议。

  苏德两军动则几百万人的大战役,以及坦克、飞机、大炮相互配合的大规模现代军事作战给了当时和刘亚楼二人极大的震惊和启发,同时林刘二人也经常为苏联方面提出一些自己的真知灼见。

  有一次,刘亚楼针对一次战役向苏联方面提出了自己的见解,但并未被苏联方面采用,结果后来的局势走向果然证明了刘亚楼的判断是对的,这件事很令惊讶,也更加使对刘亚楼刮目相看,他称赞刘亚楼是天生的军事家,不但胜任参谋长,而且还能当主官。

  1942年,刘亚楼从伏龙芝军事学院毕业后留在了苏联红军实习,并直接参加了苏德战争,则在伤势好转后回到延安开展工作。

  1945年8月,刘亚楼跟随苏联红军进入中国东北地区进攻日本关东军,百万苏联红军齐头并进,短短几天就将号称精锐的日本关东军击溃了,东北大部分地区由苏联红军接管。

  抗战胜利后,中共接收了这一部分东北的土地,在这里组建了东北解放区,刘亚楼也因此留在了东北地区,负责东北解放区的内部事务及东北军的组建工作。

  对于东北解放区,中共中央是一直非常看重的,这里与苏联相接便与获得苏联援助,又地广人稠、资源丰富,再加上日军统治时期留下的工矿产业及轻重工业,这里成为了我军立足、壮大的极佳温床,也是我军日后与军队相争的战略重点。

  为此,党中央和毛主席决定派出精兵强将在东北地区组建起一支铁的队伍,再一次被毛主席选中了,1945年10月,受命担任东北人民自治军司令,全权负责东北军政事务。

  一到任便向中央申请由刘亚楼来担任东北军参谋长一职,甚至放出话去说道:“刘亚楼一个人顶三个参谋长!”

  党中央再一次批准了的申请,1946年2月,刘亚楼正式被任命为东北民主联军参谋长。刘亚楼到任当天,从不出门迎接人的早早地就出门等待着老友的到来。就这样,林刘这对老搭档又一次在东北地区开始了精诚合作。

  在、刘亚楼和罗荣桓几人的主持下,刚刚组建起来的东北人民军发展迅猛,在解放战争前便达到了近三十万规模,负责军事指挥,刘亚楼则极为擅长训兵练兵,他治军极严,也因此培养出了东北军铁的纪律,二人互补,相得益彰。

  另外刘亚楼任东北军参谋长一职的同时还兼任着东北航空学校校长,为东北空军甚至新中国空军的组建都贡献出了十分重要的力量。

  解放战争开始后,东北地区成为了国共两军争夺的重点,面对军队对于东北南满地区的大举进攻,和刘亚楼商讨后创造性地指挥军队三下江南、四保临江,打破了敌人先南后北逐步蚕食东北地区的战略企图。

  1947年东北野战军开始由守转攻,刘亚楼配合共同策划、组织了对军队的夏、秋、冬季攻势作战,1948年末辽沈战役是东北地区国共两军的一场大决战,刘亚楼同样发挥出色,成功取得了这次决战的胜利。

  就这样在和刘亚楼的合作下,短短三年时间,东北军便由最初的十几万人发展到150余万人,东北解放军也一跃成为了解放军战斗序列中实力最雄厚的一支雄师。

  1948年11月,已经肃清东北地区敌军的东北野战军奉命入关,一路上破平津、平湖南、攻广西,从南到北几乎横扫了大半个中国,四野之名威震天下,这其中刘亚楼二人居功甚伟。

  当时,中共四大野战军司令部的电文署名一般都是一两个人,比如一野的彭德怀,二野的刘邓,三野的陈粟,但四野却是署三个人的名:“林罗刘”,由此可见刘亚楼在四野中的地位和作用,同时在这南征北战的三年里林刘二人的革命友谊也更加深厚了。

  除了军事上林刘两人的革命友谊,这一时期刘亚楼还是唯一敢管家事的人,有一次不知为何和妻子叶群大吵了起来,吵到后面发怒的甚至拿起马鞭去抽叶群,叶群边哭边躲,吵闹声远远传出屋外。

  的警卫、参谋都听到了,可众人忌于脾气向来不好、威名在外,一时间竟无人敢进屋劝架,刘亚楼听说了这件事,二话不说便赶来了住处,只见他当时一脚便踹破了的家门,看到没有停手的意思,他马上上去夺下了手里的鞭子。

  随后,他见门外站了不少人围观,便大吼一声:“看什么,家里出了点小事,有什么看头?统统给我立正,跑步走!”众人离开后,刘亚楼又针对此事批评了,事后也说道“他管我,我服。”

  1949年10月,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和刘亚楼两人也都分别得到了重要,其中刘亚楼被任命为新中国第一任海军司令,被任命为中共中央中南局,虽然距离上两人离得远了,但是二人的情感并未受到影响。

  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两人会时常写信进行联系,两人共同出席中央会议等重要活动时,还会和刘亚楼在工作之余一同吃吃饭、喝喝茶,逢年过节林刘两家人还会经常走动一番。

  1964年,刘亚楼被检查出肝癌晚期,一时间整个党中央都震惊了,当时的刘亚楼可以说还很年轻才仅仅54岁,这一年龄便患上癌症是十分不正常的。

  其实早在前几年,刘亚楼便发现了自己身体上的问题,奈何当时新中国空军刚刚组建,国内国际局势又很危急,要把人民空军在短时间内锻炼成一支世界强军是刘亚楼这个第一任空军司令的首要任务,他根本没有时间去休息去考虑自己的身体状况。

  他只得强忍疼痛,也从不去医院检查身体,最终人民空军强大了,他的身体也垮了,甚至检查报告出来之后,刘亚楼也没有听从别人的建议去休息,他继续埋头工作,又在短时间内起草了一份应对美国无人机办法的报告。

  直到毛主席亲自指示刘亚楼认真休养的信件送来后,刘亚楼才不得不安下心来前往医院疗养,周总理、元帅也纷纷前往医院探望他,可要数最关心他身体状况的还是。

  这一时期不仅多次给刘亚楼写信、打电话表示慰问,很少亲自探望下属的他带着家人三次赶到上海医院看望刘亚楼,考虑到刘亚楼在医院的生活可能比较单调,还给刘亚楼带来了一些唱片和画刊。

  1965年5月7日,刘亚楼在上海去世,病逝在了国防部副部长的人上,享年55岁,听到这一消息的一时间久久无言,他再也见不到这个文武双全、对自己帮助良多还敢管自己家事的好战友、好同志了。

  刘亚楼将军的去世是党和国家的一大损失,经过毛主席批准,其葬礼按照元帅级别筹办,几天后,刘亚楼的同志的追悼会在北京召开,、周恩来、等中央主要领导人几乎全部出席,十万首都群众自发前来吊唁,规模在开国上将中可谓空前绝后。

  则担任了本次追悼会的主持,亲自送了这位陪伴自己几十年的老伙计最后一程,世间再无林刘组合!

友情链接:

Power by DedeCms